欢迎您!    收藏网站旧站入口OA入口English
急诊电话:
(020)38688102

联系我们

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13号

020-38688888

510630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广州日报】大学生因嗜睡成绩一落千丈,“每天睡不醒”原来是种病!

发布者:系统主管       发布时间:2022/09/20

文、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张青梅 通讯员:张小涛、张灿城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李津

林同学(化名)原本是一名开朗乐观、成绩优异的学生,但上大学后的他好像变了个人。他正面临被退学的处境,原因是期末考试多门课程不及格。父母认为林同学可能上大学后放飞自我,不认真学习、经常逃课所致,但到学校了解后发现完全是误会——小林几乎没有缺过课。是什么让原本优秀的林同学走到如今的地步?家人咨询睡眠专家后才知悉,原来他患上了“发作性睡病”。

怪事:夜间睡眠尚可 白天却会随时睡着

林同学的室友和朋友告诉其父母,他白天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上课打瞌睡,甚至在吃饭、参加各种活动时都能睡着。林同学自己也表示夜间睡眠尚可,但是白天控制不了自己,无法保持清醒,好几次在考试的过程中就睡着了,等醒过来考试都结束了。

另外,同学还发现,林同学经常在大笑或者愤怒激动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几分钟后恢复正常,就连他本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间就浑身无力。

他自己到医院去做过一些常规检查但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故并没有理会。直到被告知自己可能要被退学,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追根溯源 困扰他的是发作性睡病

家长先后带林同学在多家医院就诊,辗转于神经内科、心理科等科室,曾被诊断为癫痫、神经发育障碍、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心境障碍等疾病,但都没有查出明显异常。

一筹莫展时,在亲友的推荐下,他们来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睡眠门诊就诊,接诊医生对林同学进行了详细的病史采集、精神检查以及情绪、睡眠的客观性评估,考虑林同学的疾病可能是伴有猝倒的发作性睡病。

经建议,林同学进一步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睡眠医学中心完善了夜间多导睡眠监测(PSG)及多次睡眠潜伏时间试验(MSLT),最终确诊为伴有猝倒的发作性睡病。经过系统的服药治疗及睡眠健康生活方式的指导,林同学的日间嗜睡症状明显改善。

微信图片_20220920145447.jpg

“发作性睡病是一种睡眠-觉醒周期紊乱性疾病,在生活中罕见,难以立即识别,可能延误治疗。但明确诊断后,通过及时、系统的药物治疗可以缓解症状,疗效显著。”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睡眠医学中心主任潘集阳教授介绍说,如果遇到对睡眠障碍等疾病认识不足的医生,根据孩子的症状,很容易漏诊或误诊为其他疾病,从发病到确诊往往经历2-10年之久。睡眠异常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并经过专业的睡眠监测技术,指导进一步治疗。

提醒:发作性睡病难以抑制 睡眠异常应尽早就诊

潘集阳介绍,发作性睡病是一种原因不明的慢性睡眠障碍,其机制可能与脑干网状结构上行激活系统功能降低或桥脑尾侧网状核功能亢进有关。它以难以控制的白天过度嗜睡、发作性猝倒、睡眠瘫痪、入睡前或醒后幻觉及夜间睡眠紊乱为主要临床表现,常伴有焦虑、抑郁等症状。

发作性睡病的特点表现为不可抑制,比如正常人在考试的时候很难打瞌睡,吃饭的时候也不可能睡觉,而这种患者随时随地就能睡觉,即使是开车、吃饭、上课、考试的时候,环境越安静枯燥越容易犯病。既往根据国际睡眠障碍的分类,该病分为伴有猝倒的发作性睡病及不伴猝倒的发作性睡病两种类型,林同学这种“一情绪激动就突然跌倒但神志清楚”的异常是伴有猝倒的发作性睡病的特异性症状,在很多同类患者中也经常出现。

流行病学资料显示,发作性睡病在全球范围内的患病率约为30例/10万人,我国猝倒型发作性睡病的患病率约为0.033%,多于儿童或青年期起病,男性患病率略高于女性。

潘集阳教授指出,多导睡眠监测及多次睡眠潜伏时间试验是诊断的重要手段,研究表明,发作性睡病不随着年龄增长而加重,不影响智力、记忆力及生长发育,虽然目前尚无根治方法,但通过对生活方式的调整和药物治疗,可有效缓解疾病症状,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潘集阳提醒,要警惕发作性睡病,尽快到睡眠医学门诊就诊,尽早明确诊断。